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第八十三章 画你眉眼,恨你身,解开迷雾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明晓傒 书名: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最新网址:www.wfqzbh.com


    程玉姚将惺忪的双眼,睁出两道细缝,阳光细碎的洒进来,有点晃眼,但她还是看清了。

    浓眉飞入鬓,阖上的眼睛是浓长的睫毛,鼻子高挺峻拔,双唇桃红丰润性感。

    她缓缓睁开眼,用右手的食指指腹,隔着空气,临摹着他的浓眉,眼眶,高鼻和双唇。

    不得不说,他的确长得英俊无双,无论哪个女人见了他,都会有心动的感觉。

    心动?

    程玉姚想到前世里,被曹龙那个渣男伤的那样深,这辈子她竟然还想着了情魔的道,真是够愚蠢的。

    苦涩的笑了笑,她抬起的手指不小心触碰在他的唇上。

    男人浓眉皱了皱,程玉姚看见了,赶紧阖上眼假寐。

    曹添峰睁开眼,看到细碎的阳光下,女人的五官精致小巧,恬静动人,就像个熟睡的小猫一样,乖巧好看。

    “程玉姚,你说你是不是给本王下了毒……本王竟会为了你做那些蠢事。”

    想到他为了程玉姚,和穆妃第一次翻脸,动手掐住施萍儿威胁她,还在长安公主面前跪了整整一夜换来她放过程玉姚。

    他觉得他是中毒了,也疯了。

    晨起,他的嗓音微微干哑,却低沉好听。

    听的程玉姚都不想睁开眼,想一直这样装睡,听他用动听的嗓音,在她耳边说话。

    “你放心,不管是本王的母妃,还是萍儿,还有本王的皇姑母……有本王在,定会护你安全。”

    见她额前贴着碎发,他情不自禁的抬手,为她轻轻捻到了她耳后。

    脸上是他略粗糙的指腹滑过,程玉姚一张脸红透了,实在没忍住,赶紧从床上坐起。

    呃!

    程玉姚起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她的膝盖竟然顶到了曹添峰的男性最柔软,也会有时候硬硬的地方,脸颊这会儿像是红苹果儿一样,红透了。

    曹添峰双手捂着疼痛部位,又觉得这样太失男人体面,赶紧放开双手,咬牙挺着。

    他怎么觉得今天他的二弟有点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应该是最后被她膝盖顶的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程玉姚,你要蠢死吗?”他吼完,才感觉到,二弟扯着疼。

    “王爷,稍安勿躁!别冲动……我刚才不是故意的。”程玉姚赶紧劝他,想到了什么,她赶紧板着一张脸,质问他。“我还没问你怎么跟我睡到一张床上去了,你还对我吼什么?”

    曹添峰瞪目,指着她,“你问本王为何和你睡在一个床上?明明是你昨晚抱住本王,还……”他声音大了,真疼,深吸一口气,放轻声音。

    “冤枉本王,说本王和你睡一起?你难道忘了?”

    看到曹添峰隐忍的样子,程玉姚憋着笑。

    “你笑什么?不许笑……”曹添峰忍着,没敢大声喊。

    程玉姚低头笑了,笑的时候,脑袋里一些画面拼凑出来。

    她好像昨天晚上真的抱住了一个软软的,凉凉的东西,难道那个东西就是曹添峰?

    她以为是个枕头来着,就压在身下了,这可怎么办好呢?

    在程玉姚尴尬到脚趾头要抓床板的时候,身上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叮当一声,碎成几块儿。

    程玉姚看到碎块时,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让她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她抬头,目光清冷。对上曹添峰深邃的双眸,她张了张口,“曹添峰……你为何要陷害我?”

    “本王陷害……你?”

    “难道不是吗?”

    程玉姚从床上跳下去,捡起地上的几块碎簪,递到曹添峰面前。

    “我听石竹说,这是你送我的。”

    曹添峰仔细看了眼她手中的簪子,也不像是那天让姜良不小心阴差阳错弄送错给程玉姚的那只玉兰簪子。

    不过那天母妃让他给施萍儿送生辰礼物,他将玉兰簪子给了程玉姚了,母妃就让他从她的首饰盒里选一只金赞给施萍儿。

    他又顺手挑拣了几件好看的首饰,给了程玉姚。

    “好像是本王……送你的,难道送你东西,也有错?”

    “有没有错?难道王爷会不知道?”

    程玉姚手中摔碎的簪子,正是从安嫔发髻上偷换下来的那只簪子,而这只簪子和她出王府前佩戴在发髻上的簪子一模一样。

    这都是敌国奸细的信物,曹添峰之前给了她簪子,若是别有居心,定是想让她背负敌国奸细的罪名,程家一族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曹添峰见程玉姚眼中都是恨意,他有些捉摸不透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簪子太难看了?她不喜欢?

    喜怒无常的女人,真是让他也无措也生气。

    “不喜欢算了!”

    曹添峰一把将她手中的碎簪夺到手里,下床穿上鞋子,边整理衣袍,边生气道。

    “早知道本王就不该管你打扮不打扮,好看不好看,丑死你算了。也不会从母妃那里挑拣首饰送你。”

    他将碎簪扔在地上,摔的粉碎,最后一摔帘子走出。

    珠帘碰撞出清脆又刺耳的声响,这一声声响,让程玉姚的心中竟会刺刺的疼了几分。

    他说……他是为了她打扮好看,才从他母妃那里挑拣首饰给她?

    这么说来……他真的是不知道,是她误解了他的好意?

    垂下双眸,她叹口气,想到他生气的离开,内心有点惭愧。

    都是她不好,惹他生气了。

    等等!

    这如果是穆妃的簪子,穆妃要将簪子给她?难不成是穆妃的阴谋?

    程玉姚赶紧起身,梳洗过后,简单装扮下,没有让石燕跟着,她只身去了穆妃的宫殿。

    穆妃见她来了,朝她狠狠挖了两眼。

    “儿臣给穆妃娘娘请安!”

    “昨儿个听说你在宫中立下大功,抓到了敌国奸细安嫔,你可真是能耐!”

    程玉姚知道穆妃是说反话,不用她开口说让她起身,她直起身子走到了穆妃面前。

    “穆妃娘娘,儿臣等下要说的话,最好不要让别人听到了,因为这或许就是您的秘密。”

    穆妃听闻她的话,停下摇动的美人扇,对殿中的人下令,“都出去吧,本宫要与恭亲王妃单独说话。”

    殿中的人出去了,殿门关上了。

    穆妃冷下一张脸,质问程玉姚,“你到底要跟本宫说什么?”

    “曼珠沙华的玉簪,穆妃娘娘您是不是也有一只?而且您还借用王爷的手,送到了我手中?”

    穆妃忽然想起她丢失的那只玉簪,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说峰儿将那簪子给了你?”

    程玉姚听到这话,仔细盯着穆妃脸上的表情。

    “你难道不知道?这不是你让王爷送我,日后好嫁祸于我的吗?”

    “本宫何时想要嫁祸于你?程玉姚……这后宫可不是你能多言多语的地方,以后说话,定要谨言慎行。

    今日之事,本宫劝你不要多说,更不要多问,出去吧,以后别来烦本宫。”

    穆妃突然脸色紧张起来,急着要将她赶出去。

    程玉姚也感觉到了殿中似乎不一样了,也看到了穆妃给她使的眼色。

    她转身要走,忽然身后一道兵器划破长空的声音传来。

    “受死吧!~”

    “小心!”

    穆妃大呼一声,已经来不及了。

    长剑朝着程玉姚的后心口刺去,剑力很狠,一剑便会致命。

    程玉姚倏然向后下腰,黑直的长发垂落地上,长剑在她的身上衣物只差一点,便会割破。

    “想我死?你配吗!”

    程玉姚双手向前一滑,整个人仰倒在地上,在紫衣蒙面人再次挥剑之时,她双手抓住了对方的双脚。

    啊!

    程玉姚在地上侧翻之时,双手猛地将紫衣蒙面人给拉倒在地。

    叮当一声长剑掉落地上,紫衣蒙面人也重重的仰倒在地上。

    程玉姚趴在地上,和紫衣蒙面人一起看向了落在地上的剑。

    “你个贱人!”

    紫衣蒙面人咬牙忍着疼往前冲去,程玉姚动作更快,在她握住剑柄之时,先抓住长剑,反手一剑,划破对方脸上的面纱。

    啊!

    对方面纱被割开,脸上从左到右,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贱人,我要杀了你!”

    紫衣女人刚要爬起来,却被先站起来的程玉姚,一脚踢翻在地上,用长剑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就你……武功那么差还想杀我?我看你是找死!”

    “穆妃,快救我……救我!”

    程玉姚看向走来的穆妃,再回头看到了这个紫衣女人发髻上戴着的曼珠沙华图案的翠玉发簪。

    “看来你也是楚国的细作?”

    紫衣女人咬唇不说,求救的目光看向穆妃。

    穆妃走到她面前,忽然抓住程玉姚的手,将长剑猛地刺穿紫衣女人的心口。

    唔!

    紫衣女人一剑毙命。

    程玉姚看向穆妃时,穆妃将长剑松开,深呼一口气。

    “既然你已知道本宫的身份,你想要本宫怎样,就直说好了。”

    “我现在是恭亲王府的王妃,我也不想关心什么国之大事,所以你是楚国奸细,还是燕国奸细,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但今日,我必须要警告你一句,日后你做事小心再小心。若是惹了麻烦,就一人拦下所有过错。

    若是你牵扯上了我,或是整个恭亲王府因为你受到牵连,我定不饶你。”

    咣当!

    程玉姚将长剑拔出,剑刃染血,扔到了穆妃脚边。

    “怎么善后,让今天的事像是没发生一样,穆妃娘娘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吧?”

    程玉姚边整理长发,边头也不回的出了宫殿。

    穆妃看了眼脚边死去的同党,再看一眼程玉姚离去的背影,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她……真是个不能招惹的女人。

    程玉姚从宫中回到恭亲王府,整个王府都在为她在宫中立功,得到皇上封赏之事,对她恭贺。

    程玉姚却没高兴起来,毕竟她早上误会了曹添峰,还以为他是想陷害她,让她背负敌国奸细的罪名。

    他去书房找曹添峰的时候,见他对着手中的一把钥匙发呆。

    那钥匙形状像朵花一样,是曾经他外祖母送他的玉佩中藏着的钥匙。

    玉佩?

    程玉姚从腰间解开荷包,打开看到了里面是碎玉片。

    虽说玉佩中的钥匙是曹添峰外祖母要留给他宝贵的东西,但这玉佩却也跟了他多年,曾经对他来说,这个更为重要吧。

    想了想,程玉姚就先回了屋中,双手拄着下巴,细想如何能修复玉佩这件事。

    忽然间,她想到了什么,放下了双手。

    “对啊,我怎么忘了,他能帮到我啊!”

    程玉姚让石燕准备了马车,即刻出了王府,等她到了闹市之中,凭着前世的记忆,很快找到了那间隐藏在闹市中,小巷子里隐秘的地方。

    她刚推开门,却见到有人闻声望见她,脸色阴沉下来。

    ……

    。

    

最新网址:www.wfqzbh.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论国师的倒掉 这个巨星太全能了 典藏华夏:跨越历史,对话古今 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 我的应用商店 太子怀里的小祖宗惹不起 医妻超A:我成了大佬掌中娇 都市神级奶爸 农家悍妇巧种田 重生:回到八零当二婚富豪
热门推荐:我有药啊[系统] 敛财人生[综].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顾霆琛时笙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第八十三章 画你眉眼,恨你身,解开迷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